<address id="n5fhf"></address>

      <sub id="n5fhf"></sub>

          <address id="n5fhf"></address>

          國際動態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國際動態
          DNV GL海事部大中國區總經理:堅定走數字化之路
          時間:2020-07-24          閱讀次數:6083

          日前,DNV GL高級副總裁兼海事部大中國區總經理科萊(Norbert Kray),就DNV GL全面積極應對COVID-19影響、進一步加快數字化研發進程、為海事界提供多種數字化解決方案,接受了《中國船舶報》記者采訪。

          記者:DNV GL數字化發展戰略目前的情況?

          科萊:幾年之前,DNV GL就制定了數字化發展的戰略,開啟了現代化和數字化船級社的轉型之旅。COVID-19則加速了這一進程。我們說COVID-19猶如渦輪增壓加速了數字化的發展。具體來說,因為COVID-19,一些現場檢驗由遠程檢驗替代。另外,我們的驗船師之前在辦公室工作,在電腦前審閱圖紙,轉化為居家工作,無論何種工作方式,工作效率都沒有受到影響。特別是在2月、3月期間,我們都沒有因為疫情而影響服務客戶,受到了好評。這得益于我們之前在數字化方面的投入,無論是在家辦公還是遠程檢驗,或是借助數字化工具和客戶的溝通,都運行良好。

          此外,DNV GL創新推出海事行業感染預防認證服務。具體來說,DNV GL發布了專為海事行業量身定制的感染風險管控認證服務CIP-M。該服務的發布旨在幫助海事行業在COVID-19或其他新興病原體的影響下,更好地做好恢復運營的準備。云頂郵輪集團旗下星夢郵輪“探索夢”號將成為全球首艘獲得CIP-M認證的郵輪。

          隨著COVID-19危機的逐漸平穩,全球經濟正在逐漸恢復。對于郵輪業,保證乘客的安全始終是首要任務,尤其是當前的形勢下,這一任務更為重要。為了幫助郵輪行業恢復安全的運營,DNV GL開發了CIP-M認證,這使其能夠證明自身已經建立適當的程序和體系,可以預防、控制和減輕感染風險,從而保護乘客和工作人員。

          COVID-19危機對海事行業,尤其是郵輪業的影響之大是前所未有的。但我們希望,通過如CIP-M這樣的創新服務,可以幫助郵輪行業重新起步,讓乘客和船員們確信更為嚴格的防控措施已經就緒,用于加強本已嚴格的郵輪行業健康和安全標準。

          記者:DNV GL在推動海事業技術發展和加速轉型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科萊:DNV GL在中國與業界很多合作伙伴通過聯合開發項目來推動海事業技術發展和加速轉型。今年以來到5月份,我們已經完成了10項聯合開發項目,目前仍有22個項目在進行中。與去年同期相比,今年1~5月份我們在JDP項目上的投入增加了50%。這些項目大多有關可替代性燃料包括氣體燃料,還有氣體燃料供應系統,也有關于智能船舶的,這也印證了我們海事業面臨的去碳化和數字化兩大轉型趨勢。

          現在我們看到很多新造船項目是雙燃料的,使用氣體作為燃料。氣體作為目前唯一可行可獲的燃料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仍將是船用主要燃料,能有效降低15~20%溫室氣體的排放。

          但是氣體燃料這項技術,就目前來說對于新造船還是比較大的一項投資。在當下,尤其需要對成本的考量。但是至少在新造船階段,通過”Gas Ready”在新船的設計階段就為未來改裝成使用氣體燃料做好準備。

          記者:DNV GL是如何看待當下航運市場中的LNG動力或新能源動力的呢?

          科萊:LNG動力要與技術的成熟度,還有成本相匹配?,F在LNG動力的船隊成本蠻高的。因疫情影響,成本敏感度也更高了。因此可能先把船做成Gas Ready,所謂Ready就是新船在設計的時候就做好相關系統架構設計。后期如果時機成熟再安裝這些設備時船舶上有足夠的空間,所以這可能是一個比較好的中間途徑。

          但是長遠的,比如像IMO的2050脫碳要求,感覺大家都在做這方面的努力。作為燃料,LNG只是其中的一種,其他的可能還都在研究中。這是未來法規,以及未來競爭力,和現實的投資回報的需求的一個平衡。具體來說跟每家公司所在的每個階段的精力,包括公司的運營各方面都是相關的。對整個行業來講,這是一個共同的方向,既是挑戰,也是機遇。當然可能對于具體的船型,比如說現在很多新的船型,大型集裝箱船,或者豪華郵輪,已經進行采取這種嘗試。

          未來肯定有比氣體燃料更好的燃料,要取得碳中性燃料目標還需要一個很長的階段。也許氨氣燃料是一個解決方案,電力推動、氫能源等等。目前來看,氣體燃料是當前最可行、可得的邁向未來碳中性燃料的一個很好的過度燃料。

          我們講當前可能比較實際的燃料,就是LNG,后面的氨,或者其他的碳中性的燃料,可能還要相當長的時間,但那是以后發展的方向。除了這些,關于燃料的選擇之外,其實還有很多技術上面的改進可以達到減碳的目的?,F在整個碳減排已經成為一個行業主要的驅動力。關于優化,比如系統的優化等,這個不是一個新話題,但是大家也越來越重視了。因為這個也是近期增強他們競爭力的一個比較好的手段。

          (來自:中國船舶報)

          北京塞车